零点书吧 > 灵异小说 > 穿越反派之子 > 正文 第23章 破财
    第二天,艾文像往常一样起床,与灵,天聪一起享受专门为他们准备好的早餐,又拿出一瓶生命之泉,一边喝着一边感叹生活是多么的美好啊!

    不过很快这份美好就被打破了,门忽然被打开了,纲手带着静音走进来,两人都挂着黑眼圈,显然昨天晚上没睡好。

    这一次,纲手压制了自己的脾气,没有像之前那般暴躁,一脸严肃地对艾文道:“这位先生,我有事情要跟你谈一下。”

    灵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显得有些很不好意思,不敢跟纲手对视,艾文却不在意,不就是被女人看了一下吗?没什么了不起,当然如果是男的那就另当别论了。

    艾文一脸的不耐烦,抓起酒壶搂在怀中,“我说你怎么还没走啊?我觉得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谈的。”

    纲手看着共文的举动,纲手心中那个怒啊,这人居然如此防备自己,难道在他心里自己就是一个喜欢抢别人酒的人吗?嗯!虽然那酒的诱惑力确实很大,好酒的纲手也确实有点抢夺的冲动,不过这不是克制着,没动手吗?

    纲手深吸一口气,平复一下心情,“这件事情很重要,只要你告诉我酒是从哪里来的,我就不会再烦你。”

    “原来你想知道的是这个,哪用得着这么严肃,这种酒的名字叫做生命之泉,在火之国高档酒店中就能买的到,前提是你有钱,最近一段时间这生命之泉都快卖疯了,分为五个挡次,最低挡次的也要几万块,最高挡次的至尊级生命上泉要几百万一瓶,昨天那一壶酒的价值超过一百万的,你灌的那一口少说也得十万两开外。”

    艾文的话让纲手愣住了,本来她以为这酒多么难得,还想着该怎么从艾文这里套出酒的来源,哪怕是付出些代价也要在所不惜,可是没想到居然是从酒店中买到的,这实在太让人意外了。

    酒的来源让纲手有些反应不过来,因为在她看来这种名为生命之泉的酒简直就是神物,蕴含着强大的生命力,如果受了伤,喝下去能够快速恢伤势,简直是救命神药,平时喝了也能延年益寿,可是没想到这种神酒居然能够用钱买到。

    随后纲手又反应过来,这生命之泉最高档次的居然要几百万一瓶,普通的也得几万,这么高的价格又岂是普通人能够承担得起的?注定无法普及,最多也就是少数高层能够享受。

    “原来是这样,感谢你消息,你能随便喝这种最档次的生命之泉,看来你的钱不是一般的多呀!再把上实力强大,身边的护卫和侍女,你的身份真让人好奇,为什么我从来不知道有你这么一号人物?”

    艾文心底不由升起一丝得意,艾文一直明白一个道理,低调的人才容易获得成功,一直以来艾文都刻意隐藏自身的信息,虽然很多人都知道大火之国大名有两个儿子,但是他们更关注的是二儿子永野风,因为作为长子的永野丸在所有人眼中根本就是一个纨绔子弟的样子,自然也不会有人注意到永野丸改名为艾文的事,所以纲手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坐在她面前的是火之国大名的长子,更在暗中组建出了一支胜过五大忍村的势力。

    艾文装模作样表现出一股得意的表情,“那当然啦,论有钱这世上胜过我的没几个人,当然要喝最好的酒,玩最美的女人,还要最强大的武士保护。”

    纲手故作温柔道:“既然如此,那为什么不请我喝一杯呢?虽然我们之前有些误会,但是现在误会也算是解除了,你该不会那么小气吧。”

    艾文摇摇头,“对于自己人我当然不小气,可是对于外人……抱歉,我没你想象中的那么大度,而且这种档次的生命之泉我手中也不多,如果你想喝酒的话可以自己去买,只要你有钱。”

    纲手一口气憋的差点喘不上来,满肚子的火,这人太不给面子了,自己可是堂堂的木叶公主呃,当今世上医疗忍术最高明的人,不知道有多少人求着自己治病,就算不治病也不会得罪纲手,还得当祖宗供的,毕竟谁也不知道自已什么时候遇到意外需要医治,威望在全世界都是首屈一指,这也是纲手负债累累这么多年,却还能活的逍遥自在的原因,没想到在艾文这里碰了壁。

    “真是没风度,静音,我没走!”纲手气呼呼地带着静音离去,不想再看到艾文那令人厌恶的嘴脸。

    “呼!那疯女人总算走了,我们接着喝!”这才把酒壶拿出来,给灵和天聪各倒了一杯。

    灵有些疑惑的问道:“艾文少爷,您就这么把她赶走了吗?是不是有些不近人情?而且你不是想要探查她身上的因果律规则吗?”

    “本来是有这个想法,不过现在我改主意了,这种女人还是不要接触的好,脸皮太厚,跟她相处久了,非得被气死不可。”

    我觉得被气死的可能是她,艾文少爷性格恶劣起来肯定比纲手强,当然,这话灵也就在心里想想,不敢说出口。

    酒足饭饱之后,艾文又让天聪准备了一箱子钱,径直向赌场而去,其实艾文的赌瘾并不大,但是在这个缺乏娱乐项目的地方,赌博也成了艾文唯一感兴趣的消遣。

    在艾文走进赌场的时候,纲手领着静音就在后面不远处看着,“静音,我们走。”

    “纲手大人,你还你要去找他们麻烦,还是放弃吧,趁现在还有时间,我们去给人看病,赚点钱吧,要不然就连午饭的钱都没有了。”

    “不用担心,今天中午有人请客,现在我们去借点钱,让我爽爽。”纲手说完直接向赌场走去,静音无奈只得跟上。

    艾文兑换好了筹码之后,转过身来却发现纲手站在面前,抱着双臂,一对凶器显得犹为突出,“你干什么?想赌钱的话自己去兑换筹码,拦着我干什么?”

    纲手理直气壮的道:“没什么,只是手头有点紧,想要从你这里借点钱,拿来吧。”

    看着伸手要钱的纲手,艾文一阵心烦,“你凭什么找我借钱,我们又不熟,我才不把钱借给你呢。”

    “凭什么!就凭你污了老娘的眼睛,你知道昨天晚上的事让老娘受了多大的心理伤害吗?你们一直折腾到后半夜,害得老娘一晚上没睡好,一闭眼就想起你们光溜……”

    “停!”艾文连忙开口打断纲手接下来的话,没想这女汉子还真敢,要是再让她说下去,还不知道爆出什么猛料。

    “行,算你狠,拿去!”艾文直接分出一部分筹码交给纲手,足有一千万。

    纲手满意的点点头,如同旗开得胜的将军一般,带着筹码走进一个房间开始赌博。艾文看着纲手身影消失,无奈摇摇头,走向另一个房间。

    作为肥羊的纲手在可是非常有名,每到一处必然会引起轰动,今天整个赌场人流爆满,艾文花费了一番手脚才得到空位,只是因为纲手的缘故心情不好,没能体会到多少赌博的乐趣。

    另一边或许是因为纲手觉得手中的钱来的容易,每一把都赌的很大,纲手很快便将所有筹码输光,那可是整整一千万呀!

    “可恶!”纲手气恼地挥挥拳头,一点都不甘心,随后四周打量一下,却没看到艾文,当即走出来,一个一个房间寻找,很快就发现了艾文的位置。

    “肥羊到这边来了!”

    一阵惊喜的欢呼声引起了正赌博艾文的注意,回头一看,见纲手正大摇大摆地向自己走过来,心中感觉不妙。

    纲手走到艾文面前一声爆喝:“给我筹码翻本!等赢了钱我分你一半。”

    “就你?还赢钱!算了吧,作为肥羊的你难道就没有点自知之明吗?”

    纲手秀目一瞪,“你再说一遍,那都忘了昨天晚上……”

    “停!借钱是吧,我给,只是拜托你不要在拿这事要挟我,要不然我真的会翻脸的。”艾文只得又交给纲手一千万筹码

    纲手这才露出笑容,抱着筹码走了,房间原本也是人员爆满的,但是有很大一部分人都跑到了纲手那边捡漏去了,你至于这边显得空旷起来。

    赌徒们看艾文的目光有了变化,本来纲手这只羊就够肥的了,现在又多了艾文这个给肥羊补血的人,肥羊更肥了。

    转眼时间就到了中午,纲手那边情况好了一些,输钱的速度慢了点,这却是因为赌徒们害怕纲手输得太厉害而早早放弃,因此纷纷放水,选择细水长流,到中午的时候纲手手中居然还有三百多万的筹码,没有再找艾文借钱。

    艾文感觉肚子有些饿了,就准备回酒馆,让人收拾好筹码,重新兑换成钱,发现自己今天的兑换的五千万还剩差不多两千万,除了借给纲手的那部方,输了一千万多点,还不算是太亏,艾文也不在意,让天聪提着钱,三人走出赌场大门。

    在艾文离开赌场的时候,一直暗中注意的静音就发现了,立刻向纲手汇报,这是之前纲手特别交代的。

    纲手也收拾剩下的筹码兑换成钱收好之后离开,纲手心中有些高兴,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空着手进赌场,却带着几百万离开,纲手直接忽略了自己总共从艾文借了两千万,而离开的时候却只带着不到三百万。

    艾文让人把饭菜送上之后,一边吃菜一边喝酒,想着在赌场中的事,心中很不痛快,对于艾文来说,两千万根本不算什么,昨天艾文输了一亿也没放在心上,关键是这两千万是被人勒索走的,这性质就不一样了,要不是怕节外生枝,被纲手身上的因果律规则之力反弹伤到,想把她吊起来揍一顿。

    “食物可真够丰盛的,正好肚子也饿了,我们一起吃吧。”

    让艾文又恨又气的声音再次响想,纲手走进来,一屁股坐下,直接吃了起来,一点都没把自己当外人,艾文心中暗骂不已,贝觉得人倒霉的时候喝水都塞牙,自己这是被这个大凶女给缠上了。

    纲手拿一只杯子,毫不客气的给自己倒上一杯酒,一口喝了下去,背着女人给缠上了。艾文杨铮铮的看着高手哦,给自己倒了拿了走,酒后给倒了一杯酒喝了下去。

    “实在太美味了,不愧是生命之泉,以前喝的酒跟它比简直就是猫尿,这饭菜也合口,你们可真会享受,静音,你也吃啊。”

    相比之下静音可就矜持多了,看着桌子上的食物不停地咽唾沫,可仍然强忍着没下手,还一脸歉意的看着艾文三人。

    “纲手公主,你知不知道现在我对你的印象可是一落千丈,本来以为大名鼎鼎的纲手公主活人无数,德高望重的医疗忍者之祖,没想到居然是个无赖。”艾文终于忍不住了,语中带刺说道。

    “喂!饭可以多吃,话不能乱说,我怎么就无赖了?吃你点菜怎么啦?大不了我付钱。”

    “付钱?你还有钱吗?现在你就是一个穷光蛋。”

    “怎么没钱?这是什么?”纲手拍拍身边的箱子,打开之后露出里面装着一叠叠现金。哦

    “需要我提醒你吗?那是我的钱吗?几个小时之前你从我这勒索走的。”

    “不不不!这可不是你的钱,它们是属于我的,另外,我要声明,我不是勒索,而是借。”

    “借是吧!这理由很强大,那好,写欠条。”艾文从旁边抽屉里拿出一个空白的账本扔在纲手面前。

    纲手重新箱子合陇,脸色变得正经起来,“这就伤感情了,凭我们的关系哪里用得着写欠条啊。”

    “我们之前是敌对关系,现在是债主和欠债人的关系,看你这样子是打定主意欠债不还了吗?”

    “没有的事,下午我还要去赌场,等我赢了钱之后,连本带利还给你。”

    “这话从肥羊口中说出来,没有丝毫说服力。”

    艾文和纲手一边斗嘴一边吃饭,灵和天聪下筷如飞,最后静音也忍不住下手了,很快桌子上的食物扫荡一空。

    艾文吃饱喝足,直接直接回房休息去了,作为护卫和侍女的天聪,灵自然是艾文到哪里他们就到哪里,连理都没理纲手。

    纲手也没在意,把酒壳中最后一点酒倒入口中喝下去,打个饱嗝,提着一箱子钱就离开了。

    艾文已经打定主意,这几天不再去赌场,安静的待上几天,等地下节点的术式封印彻底稳定下来之后就离开,再也不用忍受纲手。。( 穿越反派之子 http://www.0ds8.com/0_41/ 移动版阅读m.0d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