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书吧 > 历史小说 > 大唐技师 > 正文 第434章 一桩婚事
    “独孤九?”

    秦怀道听到这个名字,觉得有些耳熟,却也没敢想是个男人,只道李思文已经有了相好,李家却还来秦府说媒,更觉羞辱,奋力挣扎起来,吼道:“李牧,你可听到了?还要包庇你的兄弟吗?”

    “是啊、”李牧耸耸肩,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说道:“我是他大哥,自然要包庇他,怎么样?”

    “你!”

    秦怀道愤愤地盯着李牧,却也是无奈。李牧这是摆明了耍无赖了,跟无赖讲道理,如何讲得通?

    李思文高兴了,嘚瑟道:“秦怀道,你能欺负得了我,还能欺负得了我大哥?你也太高看自己了,今天你栽——”话还没说完,脑袋上挨了李牧一个头槌,疼得龇牙咧嘴:“大哥,你怎么又打我!”

    “打你算轻的!”李牧没好气道:“刚刚你说什么?秦家小姐没有九儿好看……那能比吗?九儿是男人!跟你我一样的男人!他长得再好看,能给你生孩子?再者,我可警告你,别在九儿面前乱说话。他对这些事情十分敏感,你要是说这种话,给他听见了,凭他的功夫,你自己掂量。”

    提到独孤九的功夫,李思文害怕了起来,嚅嗫道:“大哥,我就是打个比方,我、我不喜欢男人——但我也不能娶秦家小姐啊,秦怀道的妹子我见到过,那鼻涕……”李思文比量了一下,胸口的位置,道:“到这儿,看着就恶心,谁能娶她呀?”

    “李思文!你敢辱我妹子?我跟你拼了!”

    房遗爱也叫道:“李思文,你找打!”

    李牧过去一人一脚,道:“你俩激动个屁啊?我这不是在调查了么?我兄弟有错,有我这个做大哥的处置,你俩咋呼什么?败军之将,也敢言勇?”

    秦怀道恨恨道:“我算是看出来了,你就是护短!”

    “也不瞎啊!”李牧哼了一声,又转向李思文,道:“你说秦家小姐的鼻涕拖到胸口,有何凭据?你可亲眼瞧见?”

    李思文点点头,道:“自然是亲眼所见,要不我能说么?”

    李牧瞅向秦怀道:“我说小老弟啊,你这也不地道啊。你家妹子都那样了,我兄弟看不上不是很正常么?咋地,你还强买强卖啊!”

    秦怀道双目像要喷火似的,悲愤道:“李思文不当人子!他说得不假,但那是八年前的事情,我妹子那年才七岁!又赶上了冬天,还不能流鼻涕了?”

    李牧蹙起眉头,咬牙回头问道:“李思文,你敢戏耍你大哥?”

    “大哥……”李思文见遮掩不过去了,蹲下抱住李牧的大腿,哀告道:“我的哥啊,求求你了,别逼着我成亲了。我还不想成亲啊。我人品不好,配不上秦家小姐。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大哥,我真不想成亲——”

    “闭上你的臭嘴!”李牧的火气蹭蹭地往上涌,瞪了李思文一眼,把他推到一边。来到秦怀道和房遗爱跟前,把捆着两人手的绳子解开。秦怀道活动了一下手腕,瞅向李牧,冷冷道:“逐鹿侯这是打算道歉了么?”

    “道歉是不可能的!”李牧一句话怼了回去,道:“就算你俩的爹来了,也要看我心情,说一句最到家的话,你俩还不够格。”

    房遗爱惊道:“你知道我俩是谁?”

    李牧哼了一声,没有说话,心中暗想,我不但知道你俩是谁,我还知道你小子要当驸马,你家那个公主,外头还养个念经的和尚。辩机和尚的故事,他看闲书的时候早就看过无数回了。

    但这些事情,李牧是不会说的。他把话题岔开,道:“今天的事情呢,是我兄弟不占理。但是无论如何,你们也不该动手,有事可以谈,动手干什么?多暴力,而且还解决不了问题。以后大家都是一家人了,抬头不见低头见,关系搞得太僵了多不好?你说是吧,亲家哥?”

    秦怀道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李牧是在叫他,登时大怒,道:“谁跟你是亲家,李思文如此辱我妹子,我们秦家就算女儿嫁不出去,也不可能跟他们家结亲!”

    “这、恐怕你说了不算吧?”李牧冷下脸,道:“有道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翼国公健在,与我义父英国公李绩定下的婚事,你个小屁孩管得着么?看在你爹和你妹子快嫁给我弟弟的份上,我叫你一声亲家哥,你别给脸不要脸,小心我揍你!”

    秦怀道也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人,而且在秦琼的言传身教之下,特别看重信义二字,否则他也不会带了四个人去找李思文,却独自下场单挑了。越是这样的人,面对李牧的无赖,他就越是生气。因为会有一种有劲儿没处使,无从下手的感觉。秦怀道觉得自己要被气炸了,却又没法动手。一来对李牧的身份,他也不是完全没有顾忌,再者——刚刚打过一架了,他也确实是打不过。

    “哼,他把我妹子气哭了,我妹子必不肯嫁他!”秦怀道小声嘟哝,如今他也只能靠这种精神胜利法来安慰自己了。

    李思文听了却是大喜,道:“那可太好了,秦怀道,你替我跟妹子道声谢,我真不是啥好人,你妹子不嫁给我算对了!”

    李牧抬手又是一巴掌拍在李思文的后脑勺上,把他打得嗷嗷直叫,推开一边,看向秦怀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到了年纪,怎么能不成亲?你别听这小子瞎掰,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你在长安大街小巷打听打听,谁人不说我李牧人品贵重,年纪轻轻,一表人才,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床、啊、上马定乾坤。他是我的义弟,能差到哪儿去?把心放到肚子里,你妹子是没见过我兄弟,若是见了,定爱得不行,这门亲事必成,神仙也拦不住!”

    李思文大急,道:“大哥,你怎么也——”

    “少废话,你的心思我能猜不着?告诉你,别打主意,不可能。你爹给你安排这门亲事,你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我就绑着你答应。赶着正月喜庆,成了亲再走!”

    “大哥!”

    “没得商量!”

    李思文呼哧呼哧地就要往外走,被李牧一把拽住,按在了椅子上,道:“往哪儿走,老实坐着!”李思文不敢忤逆李牧,却也不想配合,抱着肩膀背对着他生闷气。

    秦怀道和房遗爱互相对视了一眼,秦怀道拱了下手,道:“李牧,你们兄弟的事情,我们不想掺和。至于这门亲事,即便像你说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是我秦怀道,也是不能同意的。李思文几次三番辱我妹子,这件事必须有个交代!”

    李牧瞧了他一眼,道:“我若给了交代,你又有何话说?”

    “那也得看是怎么个交代法,我妹子应允不应允。若是我妹子心里这口气出不了,我做大哥的,说不得还得为我妹子出头!”

    “行、”李牧点点头,道:“那就请你妹子划出道来,我们接着就是。若是能做到,只当这个小插曲没有发生,该成亲成亲,该喜庆喜庆,若是我们做不到,我兄弟二人负荆请罪,全秦家这个面子!”

    秦怀道盯住李牧,道:“你也负荆?”

    “我是他大哥,自然一起!”

    “好!”秦怀道生怕李牧把话收回去,抬起手来:“击掌为誓!”

    李牧跟他拍了一下,秦怀道带着房遗爱头也没回地走了。看他急匆匆的样子,显然是要回去跟他妹子想一个难题,来难为一下李牧和李思文了。

    关上院门,李牧来到李思文跟前,看了他一眼,道:“像个树桩子似的杵在这儿,也不出声,干嘛呢?跟我置气?”

    “我哪敢。”李思文把头扭到另一边,道:“你是我大哥,我敢生你的气?”

    李牧绕到他面前,笑道:“这种话都说出来了,心里估计在骂我了吧?”

    李思文实在是压不住了,愤然道:“大哥,我以为你懂我,但你为何还和父亲一样逼我?我不想成亲,我就是不行成亲!我不想成亲也是个错吗?”

    作为一个穿越过来的人,李牧没法说这种想法是错的。在他的前世,不结婚,或者结婚很晚的人大有人在。一个人不想结婚,又没有干涉到其他人,绝对不能说是“错”。而且李思文是次子,传宗接代什么的,也说不到他的身上。

    李牧想了想,道:“思文啊,大哥瞎猜,你之所以不想成亲,是不是心有所属了?”

    李思文一怔,旋即摇头否认道:“没有,我没有心有所属,就是不想成亲!”

    李牧充耳不闻,继续道:“可是李有容?”

    李思文像是被噎住了似的,张嘴嘎巴了一下,好半天,叹了口气。

    这一番举动,已经出卖了他,显然李牧猜对了。

    李牧也叹息一声,道:“上次你走的时候,虽然跟我说过,你对李有容没有别的心思,又扯了一堆什么行侠仗义的屁话,你当大哥是个傻子?会信你这一套?定襄流民何止千万,卖身葬母的也不止李有容一人,为何你偏偏救了她?就算你是行侠仗义,你也否认不了,对她的一点心思在!”

    李思文仍是垂着头,默不作声。

    “作为大哥,我本该支持你。但,情况不一样。就你们俩来说,这件事,我不能支持。”

    李思文终于抬起头来,不服气地问道:“有什么不一样?”

    “理由非常多。”李牧压低了一点声音,道:“首先是身份的问题,李有容是隐太子的女儿。隐太子是什么人,不用我赘述了吧?那是陛下的一块心病,躲还来不及,你还要攀上关系?而且你不要忘了,她现在是还珠郡主。你要做驸马,就得撇去所有官职爵位,你在定襄做的一切,都会变成镜花水月,什么都留不下来!”

    李思文张嘴要说什么,被李牧一句话给堵了回去:“最重要的,你觉得她喜欢你么?”

    李思文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心里是清楚的。无论是从定襄回到长安这一路上,还是到达长安之后发生的事情,他都可以清楚地感觉到,李有容只是在利用他,或许有那么一丝的感情,但也绝不是男女之情,只是因为良心上过意不去的歉疚而已。

    李牧拍拍李思文的肩膀,道:“思文,我是你大哥,不能看着你误入歧途而不管不顾。这世上,什么都容易,唯独感情,最不容易。两个人的姻缘,说不清,道不明。若她心里没你,你就算再怎么努力,再怎么卑微,也不可能得到她的心。绕来绕去,不过是给自己徒增伤悲罢了。你不是没有选择,何苦难为自己?”

    这一番话,绝对是李牧的肺腑之言。前世在他大学的时候,有个室友,姓杨,大伙都叫他老杨。以老杨高考的分数,本应该能考上更好的学校。但他为了追一个女孩,填志愿的时候,偷偷把人家的志愿抄了一遍,这才成为李牧的室友。

    老杨是标准的单恋,他的暗恋达到什么程度:他喜欢的女孩,不知道他喜欢她。老杨也是能忍,一直也不说,就憋着,一直憋着。

    他能憋住,不代表人家女孩也能憋住。女孩长得漂亮,从来不乏追求者。高中的时候,思想比较单纯,整个高中三年,只处了一个对象。高中毕业,俩人分手了,老杨得到机会,写了一封情书,邮错了地址。

    到了大学,她又谈了几次恋爱,大二时候稳定下来,对方是一个。

    老杨在任何条件,都不如人家。只好继续憋,偷偷关注女神的恋爱进程,试图去找一个机会,再写一封情书,并发誓一定要亲手交到女神的手上。

    等啊等啊,终于,大四,他等到了机会。

    女神遭遇男友家暴,被打了个鼻青脸肿,从二人租房的小区跑出来,给老杨打了电话。

    老杨像条狗似的去了,送女神去了医院,无微不至地照顾。

    养病期间,老杨终于告白。女神估计是被打出脑震荡了,也不知怎么想的,答应了。并且发朋友圈:兜兜转转,原来对的人就在身边。

    然而好景不长,在女神出院之后,男友幡然悔悟,只用了一朵玫瑰花,老杨就失恋了。

    老杨的惨剧教会李牧一个道理,感情的事儿没法勉强,舔狗永远没有未来。( 大唐技师 http://www.0ds8.com/0_53/ 移动版阅读m.0d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