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书吧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 > 正文 第七百七十三章 国师清风
    虚魄跑了。

    羲繇走了。

    巫铁的正前方,虚空扭曲蠕动,一团强大得让人窒息的神魂之力悬浮在他面前,犹如一颗黑洞一般静静的悬浮在这里。

    一波波柔和,但是无比庞大的神魂力量扫过巫铁的身躯,巫铁的体表,有一层淡淡的灵光浮现。

    “娲族的后裔……我族的后裔……在小字辈中,你也算是年轻有为的了。”突然间,这团神魂之力附近的空气震荡起来,发出一个柔和而悦耳的声音。

    不知道相隔多少万里地,这团神魂的主人凭借神魂之力震荡空气,发出如此美妙的声音。这等神通,让人惊叹莫名。

    “前辈谬赞了。”巫铁从这团神魂之力中感受到了极强的善意,他顿时满脸是笑的向其行了一礼。

    “唔,有燧朝的小崽子们过来呱噪啊……不能让我族的娃娃,被燧人氏家的欺负了。嗯,有趣,有趣……《盘古经》、《万化经》、《万劫经》……赢来的好东西不少么。”

    这团神魂之力骤然亮起,好似燃烧了起来一般。

    巫铁收下的战利中,那颗真佛舍利不受控的飞起,一股强大绝伦的神魂之力犹如磨盘一样轻轻一搅,就听一声脆鸣,这颗银白色莲花状的真佛舍利,就在如丧考妣的梵鲲绝望的目光中,彻底碎裂。

    一缕缕无比精纯的奇异力量从粉碎的真佛舍利中喷出,瞬间透过巫铁的眉心,融入了他庞大的神魂。巫铁全身剧烈的震荡了一下,他的神胎和神躯的融合速度,骤然间飙升了不知道多少倍。

    肉眼可见一条条密密麻麻的散发出奇异光泽的大道道纹犹如游龙一样,从巫铁的体内泛滥而出,迅速融入全身。巫铁的气息在突飞猛进,在狂呼飙升。

    这颗真佛舍利,并没有额外增强巫铁的任何力量,任何底蕴,只是单纯的在这团神魂之力的帮助下,帮助巫铁在一瞬间的时间内,好似跨越了千百年一般,帮他的神胎和神躯的融合进度大大提升。

    弹指一挥间,一百零八条大道法则,三千条旁门左道所化的道纹彻底和巫铁身躯融合,他的神胎缩小了一大圈,而他身边的虚空,因为巫铁骤然飙升的力量,犹如脆弱的水晶一样,‘嘎嘎’声中裂开了无数条肉眼可见的黑色裂痕。

    庞大的神魂之力轻轻一抹,这些黑色裂痕彻底消失。

    巫铁怀中的《盘古经》、《万化经》、《万劫经》三部青莲观的无上道典也飞了出来。

    清风似笑非笑的看着三部无上道典,轻轻的哼唧着:“哎,有后台,有靠山,就是不一般……娲族,啧啧,可怕的娲族老怪物,啧啧……有啥办法呢?燧朝的历代神后,也都出身娲族,惹不起,惹不得,不能招惹啊……”

    眯了眯眼睛,清风喃喃道:“哎,还忘了,贫道的师尊,他的双-修道侣,咱的师娘,也是娲族族女……哎,哎,天下间东西最可怕?枕头风啊!”

    一缕缕古朴玄奥,由无数怪异的古老字组成的灵光从三部道典中涌出。

    悬浮在巫铁面前的庞大神魂力量燃烧自身,化为一股奇异的能量,催动三部道典中的无上道法,化为肉眼可见的道纹,迅速涌入巫铁自身。

    巫铁脑海中,凭空多出了对三部无上道法的无数领悟,那感觉,就好像他在这三部道法上面,起码耗费了数千年岁月苦修加持一般。

    只是十几个呼吸的时间,巫铁体内已经凝聚了一道《盘古印》,他的《盘古经》已然修成,只要用法力激发《盘古印》,他就能在短时间内化身盘古真身,拥有一部分盘古圣人的无上威能。

    巫铁的骨骼在震荡,他全身混沌骨感受到《盘古印》的气息,似乎激活了混沌骨深处的某些奇妙,他的骨骼喷出强光,疯狂的吞噬他全身的精血能量,促进了他的混沌骨再次发生异变。

    随后是《万化经》。

    巫铁的眼睛一阵酸痛,随后他眼前骤然一亮,他看向天地万物的时候,视线中的景象都大为不同了。

    双臂一阵酸胀,一种新奇的、神奇的力量在双臂中汇聚。巫铁的双掌放出淡淡的白光,这白光让梵鲲和白鹿的脸色都莫名的一变,又是嫉妒,又是忌惮,那表情精彩极了。

    最后,巫铁全身一层淡淡的血光涌出。

    他的身上,有一种恐怖的‘劫力’在汇聚,这种‘劫力’笼罩了巫铁,巫铁的身体、神胎,都在这股‘劫力’的笼罩下,他的身体内,好似有无穷尽的变化在酝酿,在孕育。

    不过是小半个时辰的功夫,巫铁面前的这一团庞大、澎湃的神魂之力消耗了九成左右,带来的直接结果就是,巫铁自身的道行水平突飞猛进,修为飙升,而且还修成了三部青莲观的无上道法。

    “多谢前辈。”巫铁肃然跪倒在地,朝着那一团残留的神魂之力顶礼膜拜。

    这是娲族的某位深不可测的老祖出手,否则谁会辛辛苦苦的耗费这么多的力量,就为了成就巫铁这么一个平白无故的陌生小子?

    巫铁再一次,感受到了家族、血脉的温暖和强大。

    “罢了……对羲繇,以后客气些,除非他真正作死,否则,能放他一命,就放他一命。”这个柔和而悦耳的声音轻轻笑着:“不过,放心罢,你们这些小崽子的冲突,我们这些老家伙,是不会插手的。”

    “只不过,他毕竟是极其罕见的龙凤双子之一,羲族对这一点极其看重。小心他们,也只是要小心就是了。”

    “另外,不要害怕有人欺负。”这团神魂之力中,一点混沌灵光在凝聚,过了几个呼吸的时间,一枚奇异的魂印凝成,然后轻轻烙印在了巫铁的眉心。

    “以你小子的成就,也有资格直接找我们这些老家伙求援了。唔,小辈们相互打闹,我们是不会插手的。但是如果有老家伙不顾身份的,出手欺负你,只管找我们出来给你撑腰。”

    “要论横行霸道、蛮横无理,我们娲族,是从不弱人的。”

    虚空一阵扭曲,这团神魂之力悄然没入了虚空,原地回复了宁静。

    眼看那枚魂印融入了巫铁身躯,又听到了那团神魂之力最后留下的几句话,梵鲲和白鹿的表情那是无比的精彩,两人的脸耷拉着,好似随时可能哭出来。

    那感觉,就好像被人抢走了棒棒糖的小孩子,想要找家长打小报告,还没那个胆子……啧,实在是可怜得很,可怜得很啊!

    清风笑呵呵的向巫铁稽首一礼:“武王,你也学会了本观三部无上道法,嘻……可否将其原本还给贫道?按照赌注誓约,你也不能将这三部道法外传,留在你手中,也是无用的。”

    巫铁站起身来,拍了拍袖子和膝盖上的灰尘,斜眼看了清风一眼:“嘿,果然,在场众人,就道长你最是阴险不过……借花献佛,借花献佛,道长你这无本买卖,做得很精彩!”

    清风笑得很灿烂,却只是笑而不语。

    梵鲲双手合十,向巫铁行了一礼,他也不对巫铁说什么,而是直起身体,向清风看了过去:“清风师兄,此番,受教了……玄黄吊挂,就在你身上罢?好,好,好……在这武国,吾徒劳无功,还丢了这么多随身宝物,这番因果,我们算是结下了。”

    清风咧嘴一笑,看着梵鲲缓缓点头:“梵鲲,你还不是贫道的对手,这赌局誓言,你也发了,刚才背誓之人的下场,你也见到了。所以这场子,你是找不回来了。”

    “要了解这段因果,让你那几个师兄过来……你这头鲲鹏,还是欠缺了一些火候。”

    梵鲲冷哼一声,大袖一甩,撒开大步就走。

    一步迈出十几里,如此走出了近百里地,梵鲲突然回头,朝着清风问道:“清风师兄,你青莲观,从来不轻易和人结怨……你们甚至是,连扶持皇子,竞争神皇宝座之位,都向来懒得做的。此次,为何突然下手坑人,吾很是好奇。”

    清风笑了笑,轻声笑道:“你猜?”

    梵鲲呆了呆,咬着牙,狠狠一跺脚,然后身体一晃,骤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就看到巫铁中军大营东面,一座座大山突然‘轰隆’的腾空飞起,然后在高空炸成了无数的碎石落下。

    弹指间,起码有数万座大小山头遭劫。

    清风看着漫天飞起的山头,摇头喃喃自语:“真是莽货一个,这么多的花花草草,这么多的小兔小鼠,死秃子,你这场杀孽,造得结结实实……唉,我又不是你师尊,管你作甚?”

    白鹿等到梵鲲气急败坏的走掉了,他才收起脸上的精彩表情,很温和的笑着,向清风行了一礼:“清风师兄,此番受教了……出了这等事情,白鹿也无脸再在外游历,只能返回白莲宫了。”

    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白鹿轻笑道:“这里的事情,一切前因后果,白鹿会向大师范奏明。”

    清风笑着点了点头:“去去,回去告状……啧,你们白莲洞就有这么不好的地方,你们收徒弟,喜欢在豪门大族中找传人,结果都找了一群什么货色?纨绔公子们吃了亏,回去带着打手鹰犬出来找场子……啧,丢脸不丢脸啊?”

    摇摇头,清风笑道:“去,去,你们大师范若是有火,只管找我青莲观的麻烦。呵,呵呵,最近一甲子,我青莲观的守山人是醉佛师叔祖,你们大师范若是上山,一定要小心,不要被他一斧头当做树根给劈了。”

    白鹿的脸色变得无比的,精彩。

    巫铁的嘴角也再次抽搐起来。一座道观的守山人,应该是道士?一个道士,用‘醉佛’做道号,这青莲观上下,一个个都透着一股子不正经的味道。

    白鹿悻悻然看了巫铁一眼,又看了看杵在那个大海碗边的真誓圣贤像,叹了一口气,向巫铁拱了拱手:“武王,你修成了浩然正气,切不可浪费了这份天赋,这份机缘……我白莲宫的大门,时刻向武王敞开。”

    巫铁很敷衍的向白鹿拱了拱手:“哈哈,哈哈,再说,再说……”

    白鹿的脸僵了僵,他深深的看了一眼巫铁,再看看巫铁身边站着的五行道人,目光着重在五行道人手中的那一小撮九天息壤上扫了一下,然后仰面看天,跺跺脚,叹了一口气。

    白鹿、白鹤、白鹮三人同时冲天而起,高空中,丝丝缕缕的灵气奔涌,迅速化为一头巨大无朋的十二翼异种白鹤。就听一声长啸惊天,这异种白鹤翅膀只是一个忽闪,就冲上了不知道多高的天穹,瞬息间化为一点白光朝着东方飞去。

    巫铁暗自盘算了一下,这点白光飞翔的速度,起码是普通神明境七八重天大能的百倍以上。

    这等飞行神通,委实可怖到了极致。

    巫铁看得出来,这白鹤是一门赶路的神通,可不是真正的这么一头血肉生物。

    “白莲宫的弟子,最讲究‘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所以,他们逃命的本领,在三神宗中,也是顶尖的。”清风站在巫铁身边,一脸是笑的说道:“武王,哪怕你不承认,但是你心中明白,其一呢,你欠了我的人情;其二呢,未来不久,你会有麻烦。”

    巫铁无奈的看着清风:“道长是说,红莲寺、白莲宫,会有人继续来找本王麻烦。”

    清风笑着点了点头:“你以为呢?当然,他们绝对不会是因为梵鲲和白鹿的事情找上你,否则的话,梵鲲和白鹿定然受誓言反噬,他们可舍不得损失这么两个精英弟子。”

    “可是,你这武国啊……人口太多,族群太丰富,燧朝没找到你们也就罢了,既然找到了……”清风很认真的说道:“无论如何,他们都是要将你武国一口吞下的。”

    巫铁沉默了一会儿,问清风:“敢问道长,可有良方?”

    清风嬉皮笑脸的指着自己的鼻子,大声笑道:“有啊,你看,贫道骨骼清奇、天性纯良,更兼道法高深、靠山强硬,你封贫道做一个国师,那是绝对不会吃亏的。”

    巫铁眯着眼思忖了一阵,摸了摸身上还没揣热乎的那些个战利,笑着点了点头。

    “如此,国师大人,以后武国就多有依仗了。”

    干咳了一声,巫铁骤然一变脸,他转身看向了北方,沉声道:“国师啊,有劳国师了……所谓能者多劳,这北方雪原部族反抗如斯激烈,本王实在是心痛麾下儿郎的性命……还请国师出手,将他们反掌镇压了。”

    清风的脸也骤然一僵。

    他这国师还一点好处都没见到呢,一个铜子儿的薪水都没领到,这就要卖命干活了?

    这武王……啧!

    清风在心里偷偷的骂了一句极其精彩的话语。( 开天录 http://www.0ds8.com/0_911/ 移动版阅读m.0d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