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书吧 > 乡村小说 > 重生之拒绝杯具 > 第一百八十四章 觊觎
    静静的过了很久,艾薇才瞄了眼百里手上的纸张,也就是一眼而已,就又把视线在百里的脸上停留下来,等百里微微皱眉,艾薇才淡淡开口,:“我清楚怎么做合适。”

    艾薇这么说着,愣愣的眼神一直没有从百里的脸上收回来。

    听到艾薇的话,百里点点头,然后轻轻的拍了拍宁宁的后背,:“审讯,看看。”去审讯室看看。

    高家的手段虽然不如唐家那样,但是审讯毕竟还是审讯,总不是喝茶聊天的地方,不管是唐家的强硬手段,还是高家的软钉子,都一样有效。

    虽然现在是法治社会,嫌犯都要归警方管,但早年的条例,不似十几年后那般紧密,现在总有缝隙可以让人利用。

    而且总有人愿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因为时间紧迫,李禄并没有把些人送回高家审讯,而是把他们关在别墅的三层阁楼处,高大的落地窗成扇面将阁楼的房间围成了半圆,宁宁他们要进去房间里的时候,身着墨色西装的李禄正低着头冷眼看着手中的资料,站在他旁边的秘书则在记录着什么,横七竖八的躺在地毯上的几人,那慢慢起伏的胸膛证明他们还活着,只不过是陷入了昏迷而已。

    寂静的空间里只闻沙沙声作响,偶而,李禄会微微皱起英挺的眉,淡薄的薄唇抿起一丝细小的弧度,却也只是一下就再次展眉继续看起来。

    咚咚,一阵敲门声响起,是守在外面的保镖。他们认识宁宁,见到她远远的走来,就很自觉的敲门通知李禄。

    李禄看到百里抱着宁宁走了进来,先是一愣。后是皱眉,可是也没多说什么,毕竟有些事情。多说无益。

    知道宁宁想听一听那些人的话,李禄示意旁边的人把几个人给弄醒,同时把手里的资料递给了宁宁,并且让宁宁从百里怀里下来,到自己身边去,然后让她做到自己的腿上,宁宁拿着资料。却不愿意坐到李禄的腿上。

    开玩笑啊,她都多大的人了,撒个娇、卖个萌什么的其实也没什么,可是她现在是有重要的事情要问,怎么能这么不稳重呢?

    咳咳。虽然她刚刚撒懒让百里抱着飞过来,但在外人面前,坐在李禄腿上撒娇的事情,她还是丢不起那人……总之她已经长大了。

    要撒娇,等会私下里黏着就行了。

    宁宁低头随手翻着资料,资料有四十多页,前面十多页都是沸沸扬扬的前言,果然不愧是秘书先生出的资料,废话连篇看起来都很重要。但其实性质跟烧红的铁不要用手摸或者冰箱绝对不是睡觉的好地方一样,看着是至理名言,其实根本就是些废话……

    后面的若干页也是十句里,九句抓不住重点的,于是,宁宁暗自擦汗。然后放弃了看资料,准备听听那些人怎么说。

    李禄是看习惯了,也说惯了那些大道理,自然很容易抓住重点,宁宁就不一样了。

    李禄看到宁宁把资料放下的样子,以为她没耐心,或者拿累了,就接过资料,然后拍了拍自己的腿,让宁宁坐上来,宁宁只觉得一阵冷汗,想到了前世那些领导每次开会其中一个说了一个小时,大家以为要散会了,另一个领导拿过话筒说,下面我补充两句,然后又说一个小时的事情……

    在李禄还没开口劝,她就自觉的做到了他怀里,反正有人愿意当凳子,她何乐而不为呢,谁让他不在阁楼放一个多人沙发呢。

    宁宁听完那几个绑架了林世威和曾煦涵以及冉冉的几个人说完后,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颤抖。

    她早该想到的,就算王一阳想杀了林世威,大可以不必如此,因为不管是市面上没有流出的药剂,还是已经流动多年的危险药剂,价位都不是很便宜,她曾经想过王一阳是不是变态才会如此,现在看来,王一阳显然不是那种会拿钱开玩笑的人。

    他虽然下了命令,让手下的人给林世威和曾煦涵注射药剂,并且把冉冉送去给别人玩乐,但他所要的却是让林世威和曾煦涵上瘾,成为他的顾客,并且用冉冉去拉拢合作伙伴。

    既然只是投资,他自然是好吃好喝的招呼着林世威和曾煦涵,不让他们死了,药剂也是控制住分量的。

    可是事实却没有按照他的想法走。

    宁宁低着头,听着他们的话,牙关咬的紧紧的,她都不知道现在是该谢谢人性的贪婪还是该如何了。

    她已经过了热血沸腾的年纪了,至少心理上是如此。

    人越是长大,就越是明白一个道理,人活在世上,做人都不容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处,她越是理解,也就越不敢随随便便的瞧不起谁,以免不小心伤害了谁。

    哪怕今生她的身份在这里摆着,却不敢任性妄为的嚣张,多少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人活在世界上,谁没有点脾气,泥人都还有三分土性呢。

    可是,她现在就算是气,又能如何,没有高家的帮忙,没有百里的帮忙,她甚至现在根本不知道能不能保护好自己,更何况自己在乎的人。

    她今生看起来和前世有很大的区别,别的不提,就提她这高家老爷子宠爱的外孙女的身份……可是她心底清楚的很,她能有什么身份 她也就有个身份证而已。

    “王雪轻……她今年好像才十二岁吧。”李禄皱眉,他对王雪轻的印象不深,隐约记得是一个很普通的小女孩,因为她和宁宁年纪相仿,所以他才多留意了一下。

    “是……我们不敢有隐瞒,确实是雪轻小姐让我们这么做的,她和一鸣少爷离开之前,我们关系一直很好,他们偷换货物的时候,分了一些给我们,我们帮他们瞒住老板,让老板往外人那边追查,可是雪轻小姐突然打电话问我们是不是抓到了林家的人。

    因为雪轻小姐对我们一向不错,我们也就没有隐瞒,她就让我们把当时他们留下的药物全部注射入林家少爷的身体了,似乎是因为这位小姐喜欢林家的少爷。”那人说完,看了眼坐在李禄怀里的宁宁,宁宁身子抖了抖,忍不住抬起一只手,用手捂住嘴巴,果然是因为她……

    站在宁宁对面的百里注意到了宁宁这个下意识的动作,那是宁宁想哭的却又强忍着的动作。

    宁宁倒没有百里想的那样,她只是借着手的动作,抽了一下小鼻子,把心底的负面情绪给压了下去,她在别人面前只能是开朗活泼的样子,绝对不能给别人造成麻烦,她只要表现出大家都喜欢的样子就好。

    李禄在那人指着宁宁的时候,回头看着宁宁,发现她歪着头,一副不解的模样,不由抬手揉了揉宁宁的小脑袋,看来最近要跟老爷子商量一下,在宁宁身边安排几个人,负责保护一下了,虽然百里的能力让人惊讶,但毕竟男女有别,宁宁已经长大了,跟她商量一下,安排几个女保镖应该不会引起反感才对。

    李禄这么想着,把视线转到了此时身上源源不断散发清冽的气息的百里身上,虽然和百里见面的次数不多,但百里的容貌总是能让见过的人印象深刻,他似乎这么些年都没有变化过,若不是多年前见过百里,他的外貌似乎还是二十岁左右的样子,总会让人误会他不过是个少年。

    这几年想必都是他在照护宁宁吧,刚刚他们来的时候,百里就是抱着宁宁的,看他们的样子,显得理所当然的样子,宁宁就算现在还是一副瘦弱的样子,但毕竟已经长大了,多少也要避嫌。

    身为一个过来人,百里的态度,他很清楚,若是那人不是宁宁,他多半是祝福,可是身为一个父亲,他绝对接受不了才十二岁的女儿被一个年纪大这么多的男人觊觎,就算这个人长得很年轻。

    别以为他没有发现百里抱着宁宁的时候,那张面瘫脸上无意间流露出的迷惑的目光,那目光,闪着令人无法形容的满足,仿佛得到了最珍贵的东西一般满足。

    李禄再次把视线转向了宁宁,他们一直都不明白,为什么在众人宠爱下长大的宁宁会那么忧虑的一面,她似乎特别害怕给大家添麻烦,却不知道这样不知道珍惜自己的她,给大家添了多少无奈的烦恼。

    其实家人之间的相处只要付出真心去对待对方,所谓的麻烦只要自己的家人不觉得,外人的流言蜚语或者耻笑,也只是用来取悦他们的跳梁小丑罢了。

    宁宁三年前的出走后,他们先是后悔,再者是庆幸宁宁不是一个人出走,毕竟她只是个孩子,万一被人拐了去,他们就……

    宁宁的出走,让他们意识到宁宁不知何时已经不是那个无忧无虑的小丫头了,她也有了自己的小情绪,小忧伤。

    宁宁是个矛盾体,有时候很像一个大人,可是那孩子般的天真却也是真实存在的,她很坚强,似乎外人对她的伤害都是跟挠痒痒一样,可是却会因为家里人的无意间的举动而伤心。

    不能让她再因为他们无意间的举动而伤心了。( 重生之拒绝杯具 http://www.0ds8.com/4_4578/ 移动版阅读m.0d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