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书吧 > 修真小说 > 人魔之路 > 第185章 魂煞跟阵盘
    闻言北河没有开口,不过心中却是沉到了谷底。眼下这位可是化元期修士,在此人手中,他几乎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但是话音刚落,张志群就眉头一皱,因为一路追来,他竟然没有发现彦玉如此女。

    看来此女应该是逃到了北河的前面去了,于是他不再迟疑,准备就在此地将北河给解决。这一次可不能让彦玉如逃了,不然会有不小的麻烦。

    可就在他准备动手之际,此人仿佛感应到了什么,抬头看向了前方。

    “谁!”

    只听张志群一声低喝。

    只是他话音落下后,前方却悄无声息。

    张志群眼中凌厉之色浮现,。

    “给我滚出来!”只听此人开口道。

    语罢,他将手中打开的折扇一挥,一股龙卷从折扇上激发而出,当旋转到了前方十余丈的位置后,这股龙卷突然向下一沉,整个没入了地面中。

    “砰!”

    一时间只见地面炸开,碎石泥土四处激射。

    “呼啦!”

    一道人影从炸开的地面之下一掠而出,遥遥看着张志群还有北河二人。

    看到此人后,张志群眼睛眯了起来。

    再看北河,惊讶之余则露出了一抹喜色。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天尸门的澹台卿。

    他万万没有想到,解开那双头蛊的封印后,此女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赶来。

    要知道当初他可是在伏陀山脉的边沿位置,就将那双头蛊给封印了起来,而此地距离伏陀山脉边沿位置,距离倒是极为遥远。

    只是他并不知道,双头蛊此虫乃是通过血脉相互感应的,因此感应能力极强,即便是他贴了一张封印符箓,但是施展秘术之下,澹台卿依然感应到了大概的位置,所以才能追到他们所在的区域,并在他之前解开封印后,更是准确找到了他们的行踪。

    澹台卿的目光在张志群跟北河之前来回巡视了一番,而后就看向张志群,并有些不解。在她看来,出现在此地的应该是彦玉如才是。

    已是就听她道:“你是谁,彦玉如呢。”

    闻言张志群眉头一皱,此女应该是从前方赶来的,但是依然没有看到彦玉如,莫非这彦玉如遁土了不成。

    随即他就抛开了杂念,看向彦玉如道:“阁下乃是天尸门的人,还望不要插手我不公山的事情。”

    “你不公山的事情吗。”澹台卿看着此人一声冷笑,“你能出现在这地方,也是拜我天尸门所赐吧。”

    张志群看着此女,目光变得冰冷,他之所以能够出现在此地,是因为跟彦玉如联手,抢走了一位天尸门化元期修士手中的地图。

    而那天尸门修士手中的地图,标注的是一位结丹期修士的洞府所在。这才有了他们不远万里,从不公山赶到伏陀山脉的一幕。

    至于北河,的确是被他们带来用炼尸开路的。因为大片生长的鬼王花以及七毒蜈蚣,的确会对他们造成不小的麻烦。

    张志群看了看此女身后,发现空无一人后,眼中露出了一抹杀机。

    “唰!”

    下一息,此人身形陡然向着澹台卿冲了过去,竟然对一侧的北河视而不见。

    在他看来,北河不过是一只三脚猫,另外北河还斩了他的灵禽,所以对付完澹台卿之后,一会儿再来收拾北河,定然要让他求死不能。

    眼看张志群冲来,澹台卿一拂衣袖。

    “咻!”

    一道银光向着张志群激射了过去,尚在半空就体积大涨。

    张志群身形一顿,手中折扇向着前方一斩,一道凌厉的风刃激发而出,“叮”的一声劈在了那道银光之上,而后这道银光就坠向了地面,发出了轰隆一声,整个地面都在轻微摇晃。

    仔细一看,这道银光赫然是一具银色的棺椁。

    北河一眼认出,这具银色棺椁正是当年在天门会他初次遇到澹台卿时,此女曾拿出来炫耀过的那具聚阴棺。

    坠地后,聚阴棺的棺盖翻飞出去,一道银色人影从中一掠而出,站在了棺椁面前。

    这是一具身着银甲,身量奇高的炼尸。让人惊讶的是,这具炼尸竟然是一个女子,而且后背上还长着一对宽大的羽翅。

    “异族!”

    在看到这具炼尸后,张志群极为惊讶,并且当感受到这具炼尸身上散发出来的化元中期修为波动,此人脸色变得不太好看。

    炼尸的战力本来就颇为强悍,而且这还是一具少见的异族修士肉身炼制而成的炼尸,不用说这具炼尸也非同凡响了。

    “杀了他。”

    这具炼尸方一出现,就听澹台卿开口道。

    “唰!”

    此女话音一落,炼尸的身形就骤然从原地消失。

    张志群足下一点,身形就横移了三尺有余。

    几乎是在他动作刚刚落下,一只修长的手掌,就“呼呲”一声抓过他之前站立的地方,若是他闪躲得慢了一拍的话,那么极有可能被这只手掌给抓破头颅。

    一击落空,身着银甲的炼尸欺身而近,只见她双手十指上,浮现了一道道尖锐的寸芒,十指抓扯之下,形成了一张白色大网,对着一侧的张志群罩了过来。

    面对炼尸凶猛的攻势,张志群向后退去的同时,挥手祭出了一面金色小盾。

    这面金色小盾的表面,铭刻了一种极为复杂的灵纹,一看此物的品阶就不低。被祭出后,金色小盾迎风大涨,化作四尺挡在了他的面前。

    当寸芒形成的白色大网落在金色盾牌上,立刻发出了锵锵之声。

    只是在此过程中,张志群的脚步连连后退,金色盾牌表面的灵光也不断闪烁。

    此人显然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没想到这具炼尸的攻击力如此之强。

    “轰!”

    就在他心中思量着对策之际,突然间那具炼尸双手同时拍在了金色盾牌上。遭此一击,金色盾牌灵光骤然暗淡,接着此物顺势就砸在了后方的张志群身上。

    只见他身形向着后方倒飞了出去,重重砸在了地上。那面金色盾牌落在远处,表面灵光黯然无比。

    “唔!”

    张志群一声闷哼,强忍住将一口鲜血给咽了过去。

    “唰!”

    而一击将他轰飞之后,那具炼尸身形再次从原地消失不见了踪影。

    “哼!”

    张志群一声冷哼,这时一拍地面身形,一个翻转站起。

    接着他啪的一声将手中折扇给打开,随着他体内法力鼓动注入了折扇中,在折扇上绘制的三条黑色游鱼,这一刻仿佛活了过来,随着身躯一颤,从折扇上游离而出,悬浮在了此人的头顶。

    这三只黑色游鱼方一出现,浑身就爆发出了一股浓郁的黑色煞气,顷刻间就将整个裂缝给堵住了。

    “魂煞!”

    在看到这三只黑色游鱼后,不远处的澹台卿神色一动。

    而在听到魂煞二字,北河看向那三只黑色游鱼,呼吸一窒。这魂煞可不同于神魂,乃是一种神魂的变异之体。

    通常情况下,神魂只要出窍之后,都会变得极为孱弱,不但丧失攻击力,而且自身还会自主消散。就如当年那位想要夺舍他的王师兄,神魂出窍之后,就只能温养在养魂葫中。

    然而魂煞此物则不同,虽然同样都是神魂之体,但是魂煞此物却极为强悍,甚至有着堪称诡异的的攻击力。

    寻常术法无法伤及此物分毫,只有专门针对神魂的秘术攻击,才会对此物有效。

    在释放出三具魂煞之后,张志群翻手取出了九根阵旗,随着他将九根阵旗向着头顶一抛。

    九根阵旗冲天而起,在十丈高空就像是焰花一样爆开,在咻咻声中,向着九个不同的方向激射而去,眨眼就消失在了浓郁的黑色煞气中。

    “阵法!”

    看到这一幕的北河,脸色铁青。

    刚才他一直在寻找机会,打算趁着张志群跟澹台卿激斗时向外逃去,但是始终没有合适的时机。

    而眼下的张志群将整个裂缝给堵住了,还布下了一座阵法,他更是没有了任何机会。

    一念及此,他看了看身后的方向。接着一咬牙,就向着裂缝深处掠去。

    张志群此人能够追上他来,那位彦师姐恐怕是凶多吉少了。眼下他无处可逃,只有向着最深处去看看能否有一线生机。

    同时他也暗道,最好是后方的这两人,拼个两败俱伤才好。

    看着他逃离的身影,张志群讥讽一笑,随即就收回目光,再次落在了前方的澹台卿身上。

    眼下的此女还有她的那具炼尸,具是被他给困在了阵法中,有三具魂煞出手,寻常化元中期修士都将不是他的对手。

    下一息,此人就心神一动,悬浮在头顶的三只魂煞,立刻向着前方掠去。

    北河很快就回到了之前采摘鬼王花的位置,这时他挥手祭出了养尸棺,陌都从中一掠而出后,在他的授意下踏入了鬼王花的花丛,将一株株的鬼王花给连根拔起,放入口中大口咀嚼。

    北河的动作也没有停下,他翻手取出了七七天斗阵,将一根根的阵旗向着四周激射而去。

    将此阵给布置完毕之后,他并未停下,再次从储物袋中取出了六根散发出金光的真气。

    吸了口气后,他口中念念有词,对着这六根阵旗打出了一道道法决,最终将这六根阵旗向着六个不同的方向激发而去,没入了岩壁中。

    这六根阵旗乃是他在一位天阵殿的师姐手中购买来的,此阵名叫天箍阵,可以加入七七天斗阵中,两座阵法同时运转后,能短时间困住化元期修士。至于所谓的短时间,对于一般化元期修士来说,数十个呼吸还是能够困住的。

    这是北河手中唯一能够对化元期修士起作用的手段了,可以说而今的他已经黔驴技穷。

    在他做完这一切后,陌都已经从鬼王花的花丛中,采摘出了一条路来。

    两旁的七毒蜈蚣只是在花丛中呲呲作响,并未踏出花丛半步。

    北河心中一喜,接着就向着前方掠去,顺着陌都采摘出来的这条路,向着峡谷深处行去。

    之前张志群跟彦玉如在峡谷深处斗法,显然此地的深处应该是有什么东西,让二人出手争抢。

    不消多时,陌都就带着北河来到了峡谷的最深处,只见眼下的此地,竟然有一个洞口,而这显然是一座洞府。

    北河略一思量,就由陌都带路踏入了其中。

    踏入洞府,北河就看到了其中有一道银光闪烁。

    仔细一看,竟然是彦玉如此女而今正盘坐在一张石床上,挥手连连对着头顶一只旋转的银色法盘,打出了一道道法决。

    这道银色法盘似乎是由法力凝聚,其上满是复杂无比的灵纹,还有一颗颗玄妙的文字。洞府中散发出来的银光,也正是从此物上散发出来的。

    北河虽然天资极为低劣,但是他在阵法一道上,却是有着一定的研究,他一眼看出了,彦玉如头顶的那只银色法盘,乃是一做阵盘。

    阵盘,只有最顶级的阵法,才会由这种东西来操控。

    仅此一瞬,他就反应过来,他眼下所在的地方,或许是一座超级大阵。( 人魔之路 http://www.0ds8.com/4_4941/ 移动版阅读m.0d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