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书吧 > 玄幻小说 > 纵欲返古 > 第二十章 女子好,少女更妙
    温文清清清清脆脆的开口问道,“公子从一楼对对子而上,出对速度让小女子佩服,小女子姓温名文清,未知公子怎称呼?”

    “聂北!”

    “聂公子、、、、、、”

    “等等!”

    “?”

    “你还是叫我聂北吧,别带公子,我听着就好象自己和他们是一类的,别扭!”

    温文清似笑非笑的说道,“聂公子散漫不羁,豪放洒脱,又何必在乎个名号?不过是个称呼而已。”

    聂北微微一愕,不就是这么一回事?聂北笑道,“那好,你想怎么称呼我就怎么称呼,以后我叫你清儿,反正也就一个称呼而已,清儿你说对吧?”

    “、、、、、、”

    温文清没想到聂北这人忒是无耻,脸皮也够厚,逮住机会就赖上,叫得那么亲密,自己一时间又拿不出话来反驳,羞得脸一红,哀幽的睇一眼聂北,有嗔怪聂北轻薄于她的意思。

    “无耻之徒,也不照照镜子,清儿也是你这样的人叫的吗?”柳小城当然怒。

    而这时候男子打扮的柳凤凤也是娇声喝斥聂北,“狂妄的登徒子,轻浮,占我表姐的便宜,信不信赶你出去?”

    聂北好整以暇的说道,“我叫清儿只是个称呼而已,清儿也说了,称呼而已何必在乎呢?况且要在乎也轮不到你们在乎,对不对呀清儿?”聂北反正就是死皮赖脸赖上了。

    “你——”柳家两兄妹气得脸都青了,他们还真没见过像聂北这么嚣张的平民。

    说实在的,温文清对聂北第一感觉麻麻,第二感觉不差,现在第三感觉却是有点复杂,一来欣赏聂北的那份随意和不羁,二来却对聂北赖住叫自己清儿微微羞怯,不喜欢聂北这么轻浮。

    温文清这时候语气不冷不热,“聂北公子既然喜欢,那就随你。”

    温文清说完后扬声对大家说道,“小女子不才,闲来收集了一些古人留下的一些没人对出的上联,却有些对不出来,所以在这里以文会友,集思广益,大家也都看过了,想必大家心里都有了些想法又或许答案了,哪个对出哪条可否说出来让大家评价一下欣赏一下呢?”

    “第一个上联我已经有下联。”柳小城表现得最为积极。

    “喔?”温文清温声问道,“表哥不妨说出来给大家参详一下。”

    “天连水尾水连天,我对:雾锁山头山锁雾!怎么样?”

    “妙,实在妙!一样是前后倒读一样,对得亦是工整,无可挑剔。”众人不由得大赞。

    众人都有意没意的望向聂北,毕竟聂北和柳小城不大合拍,这谁都能看出来了,倒是想看看聂北有什么表情。

    “二哥你对得好,加油!”很明显是柳凤凤的声音。

    说完后她挑衅的望了一眼聂北,聂北却是撇了撇嘴,她不由得一怒,娇声道,“你撇什么嘴,有本事也像我二哥一样对出一个来,看你都是不懂装懂的。”

    “妹妹你少说两句。”柳柔柔歉意的望了一眼聂北,却忘记了自己和妹妹都是‘男子’打扮,她一句妹妹倒是喊得顺口,露馅了,但在座的都能看出她们是女扮男装,倒也不拆穿她的口误。

    而聂北也算对这两张相同的样貌有了些大概猜想,只是下次遇到能认出来吗?聂北心里无底。

    聂北对柳柔柔眨了眨眼,柳柔柔脸不由得一红,柳凤凤见这登徒子不但调戏自己尊敬的三表姐,还调戏自己的亲姐姐,更是怒了,“怎么,不敢呀?”

    聂北撇着嘴道,“天连水尾水连天是吧?我对:人照镜子镜照人,谁的更应上联的景一些呢?”

    众人无不拍手赞绝,即使柳小城也是微微点点自愧不如,惟有柳凤凤气苦,“你——”柳凤凤双脚一顿,气哼哼的道,“我不服!”

    呃——中人无不愕然,你二哥对对,你不服个什么劲?再说了,你服就接着对得了,嚷你二哥做啥?

    “二哥,我替你不服,快对个再好一点的。”

    众人哑然,她二哥柳小城却惟有尴尬同苦笑。

    温文清微笑道,“聂公子果然大才!小女子佩服!”温文清又对大家问道,但时不时会望聂北一眼,“‘古木枯,此木成柴。’这一上联又怎么对呢?”

    宋直光岁数和温文清差不多,他当然也是温文清的爱慕者,“这个我斗胆对上一对:石更硬,人更方便!”

    “噗——”聂北才喝到一半的水喷了出去,很不雅观。

    “你——”柳凤凤离得聂北最近,被聂北喷出的水雾溅了些儿,顿时如被踩到尾巴的猫儿一样。

    “注意形象,淑女些,小心嫁无出哦!”聂北毫无做错事的样子。

    “你——”柳凤凤气得要暴走。

    “凤凤,不得无礼!”柳柔柔拉住她妹妹柳凤凤道。

    温文清神色平淡,也不说聂北什么,跟不对柳凤凤出言劝慰,只是对愕在那里的才子们道,“大家不妨点评一下宋公子的下联!”

    此时众人才从聂北的‘喷水’事件中回过神来,宋直光却道,“文清姑娘的文采一直为我等所佩服,所以斗胆请文清姑娘点评一下。”

    “石更硬,开头是很好的,对得也是天衣无缝,可‘更’之后少有搭配的边旁可以衬托得起‘硬’了,宋公子能想到此,实属不易。”温文清永远是那么的温柔,即使否定别人也是让人听着舒服,哪像聂北,直接喷出来。惹来一阵白眼,就连一直站在他一边的宋巧巧都觉得她的聂哥哥这么一喷实在不应该,怎么说人家敢说出来都是勇气嘛,你喷出来人家多没面子。

    这时候那个很少说话的也就是四大才子中最小年龄的黄威出声道,“我帮宋兄对一个:良米粮,分米为粉。”

    众人大点其头,虽然听上去不太工整,还嫌牵强些,但也是不错,起码比宋直光的好上一百倍了。

    “不知道聂公子可有妙对?”温文清这时候见聂北没有自己开口的意思,便自个儿问他。

    而此时聂北想的是怎么开口问‘赏赐’的事,见温文清问道才回过神来,“啊?什么事?”

    众人气苦,温文清带点嗔怪的语气说道,“我是问你有没有对上‘古木枯,此木为柴’的下联。”

    “喔、喔、哦、有、有、有,女子好,少女更妙!”

    温文清被聂北盯着这么一说,虽然知道他在对对子,可脸还是忍不住一红,透过那层薄纱也能看得见。

    柳凤凤白一眼哼道:“色狼!登徒子!”

    PS:夜黑风高,水塞牙鬼鬼祟祟摸入一家大户人家的家眷大院、、、、、、正想作出一些‘人神共愤’的事情,忽然被一大汉逮住,喝道:“入我内宅尔欲为何?”

    水塞牙很委屈的回答道:“大大不肯投票给我,我只有偷~”

    看小说就去翠微居cuiweiju.com( 纵欲返古 http://www.0ds8.com/7_7154/ 移动版阅读m.0d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