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我在她怀里哭得特别悲切,就像最后的告别。

    夜景再灿烂它也只属于黑夜,爱情之花只盛开在有情人之间。我紧紧地回抱住她,任由自己在她肩膀上哭得肝肠寸断。如同一个巨大的休止符盘亘在心底,心惶惶。

    哭到最后,直到身体的最后力气也被抽离掉,我终于清空了脑袋,想通了所有。她既然不解释,说明已经默认。我还妄想着什么奇迹呢?

    默默离开她的怀抱,在夜色的掩映下,我恢复了表情的冰冷。

    她说:“有些事情并不像你想象中的那样,只是太多的不可控制让我不能过早的承诺你什么。你要学会相信我,好吗?”

    我没有想法。我承认,此时的我处于激烈的矛盾中,一方面对未来可能的抉择充满巨大的恐惧,一方面自己的自尊又在别扭的横起脸来:彤,她爱的不是你,你还在奢求什么?!

    奢求来的,也不过是一场卑微的爱情罢。

    我看着子衿那双痛苦的眸子,眼湖里有我的倒影。

    以后,这双眼里还会不会时常有我?

    想到这里心似被尖刀划裂开的锐痛!

    我再也受不了这种假设,又哭得不可收拾。心里纠结:为什么我这么爱哭呢?

    子衿再次抱住我:“好啦,好啦。别哭了,你知道你这样哭,哭得我有多心疼吗?”

    我哭得喘不上来气:“你、真得……心疼……吗?”

    “当然。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别哭了好吗?”她用轻柔的话语哄着我。

    我不再言语,是不敢言语。怕说出乞求她的话。我知道此刻我说什么她都会答应,但我不想这么做,她有她的原则,我也有我的。

    我俩就这样静静抱着,不知过了多久。我在她温柔的怀抱里,朦朦胧胧有了困意。我发现自己有个特点,也可能是有点鸵鸟精神吧,只要是身心遭受过度打击之后,很容易便能入睡。

    迷蒙间,感觉她把我放在床上,盖好被子,然后和衣躺在我身边。

    我贴过去缩在她怀里,吸取她身上的温存和体香。然后跌入梦想。

    我梦见自己不断的流泪,她帮我一次次擦拭,却总也擦不完似的,她只好用吻吻去我的泪滴,轻轻缓缓,反反复复,直到我哭的累了,她才把我拥进怀里,在我耳边呢喃:

    “彤……”

    起床的时候,整个眼皮都耷拉着,我照了照镜子,多么鲜艳的水蜜桃。

    子衿还没有醒,我强迫自己不去看那张柔美至极的脸。其实我一直有个小癖好,就是喜欢端详子衿的睡容,她睡觉的容颜特别的清丽脱俗。“当真是洁若冰雪,也是冷若冰雪,水晶做的”。有人说金庸笔下的女人只有小龙女的容貌描写最为模糊。但她这般绝色的人应是无法用语言叙尽的,写出来就俗了。

    在我心里,子衿就是这样的人,一个时常会令我眼睛发直,头脑里涌出“美若天仙”的人。也正因为此,她才能统治那个美女如云的时尚帝国吧?我清楚那些XX的导购们,一个个自命不凡,心比天高,嘴又泼辣刻薄。如果不是比她们高出许多的人,令之无法嫉妒只能欣赏,以她们的性格,绝对会要你好看的,何况还是同性别的管理者。

    当然,也正因为她这般那般的优处,才让我生出诸多的烦恼甚至自卑。

    我想,如果子衿是个样貌平凡的普通人,我会不会像现在这般爱她?

    不禁把子衿的内涵套在身边最普通人的身上,发现还是会被她吸引。她的外貌只是我喜爱她的一部分,但绝不是最重要的部分。到底最重要的部分是什么,我无法想清,也许是举手抬足的韵味,也许是细枝末节的贴合心意,自己的心就是会不受控制的被她吸引,直至沉沦。没有理由的。

    我强迫自己不去看她,更强迫自己不去想她。这样做的结果是,内心像被挖空了似的难以忍耐。真希望此刻自己患上强迫症,唉。

    我逼迫自己投入到手机电子书的剧情中。小说是讲两个女人从相互吸引,到爱的死去活来的过程,看的我哈欠连天。

    我喜欢看纪实文学和心理书籍,对这种爱情小说没什么兴趣。这还是红叶拿蓝牙传给我的,说是特别特别好,极力推荐。

    当我撑着我那哭得耷拉着的眼皮看到一半的时候,我终于沉沉睡去。

    再醒来时,子衿已经买好了早餐。

    “快来吃,我们一会儿去机场。”她把早餐送到我跟前,又准备给我换药。

    这时我收到红叶的短信,问我看了那小说没有?

    我答她:看了。

    她立刻回过来:看完了?

    没有,看了一半。我感慨,这小说其实真不怎么样,我都写的比它好。

    她发来四个字:必须看完!

    我无奈,只得打上:遵命。

    然后她又说:去你家找你你不在,听阿姨说你去香港了?

    想想我这趟香港之行,简直是场梦魇。

    我刚想回她,发现子衿已经熟练地把我的腿包扎好。

    心虚,继而又释怀,反而光明正大的跟红叶发短信。

    子衿果然不高兴了,把我手机夺过去:“吃饭。”

    “你不吃吗?”看她没有要吃的意思。

    她又去收拾行李:“你吃吧,我吃过了。”

    从侧面看,她真的跟纸片一样薄,而且脸色苍白,没有半点血色。我心里揪疼,滚过去对她说:“你是不是胃又不舒服了?”

    她停下手中的动作,斜头对我说:“彤,我要跟你说件事情,你听了后不要生气好吗?”

    “你说啊。”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

    “我今天陪你回去,要再赶回来。许先生儿子反咬一口先把秦玫告了,所以我要作为证人随时准备被传。”

    我听了一惊:“怎么会这么快?”

    子衿摇摇头:“香港的司法程序和大陆不一样。”

    “可最合适的证人不应该是我吗?”其实我这伤能告他个杀人未遂了吧?

    子衿看了我一眼,又转脸去收衣服:“不行,你在这里不开心,我又怎么能让你久呆。我跟优洛说了,在你伤没好利落之前先住在她那里,免得你父母操心。”

    我无语,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

    “那秦玫……如果她需要,我无所谓的。”

    “不用你担心,我们有最好的律师。再说对方有过前科,剩下的只是时间问题。不需要你去做证。”

    “那我不用你送。”虽然我自己走会有些困难,可是不想她们那么辛苦,来回奔波。

    结果听见她用不容置疑的口气说:“不行。”

    她决定的事情很难再改,只好随她去。

    最后,我还是满腹心事的上路了。( 跌进美女老板的爱情陷阱(二)——祝我幸福(GL) http://www.0ds8.com/7_7178/ 移动版阅读m.0ds8.com )